Tnepresz

一脚踩进南极圈


Musicals

(And with less fervent affection for APH Nordic, US/UK)

05.07.2017



•USK•




(一个秘密的笔记本,款式老旧,使用已经有些时日了。显然使用者试着好好珍惜它,并越来越大程度上地做到了这一点,但是之前卷掉的页脚和浸出来的墨印依然有点明显。署名是阿尔弗雷德,之后又加上了新名字——美利坚合众国。)

(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一页了,这一页与更前面的相距甚远,中间空着一些纸,看起来似乎是要刻意隔开之前的内容)

(一条横线,像是在试笔,仿佛是为了显得很郑重而这样做的)


       「我与他相遇在一片望不见尽头的草绿里。」


(“我”和“他”字迹显得有些大)


       「他嘴角是上扬的,双目像是发现了一直以来追寻的珍宝般发亮。我用我的一只眼睛,蓝色的那只,穿过高至我胸口的草枝,凝望他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梦中我的黑色眼睛也被灌入了咸湿的海潮,发丝完全染上阳光的颜色*,我轻轻拥抱他,小心翼翼请他留下多陪我一会儿。他说,阿尔弗,我必须得走了,我会尽早回来。」


(此处有一条墨迹略有不同的标注符号)


       「我叫他亚瑟,他叫我阿尔弗雷德,两位伟大的帝王的名字,他们的名字被无数传奇故事包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与他度过很容易记住的一百多年,最后我长得比他更高,我比他更善于骑马,我扔了他赠予我的小提琴(其实是给了马修),却悄悄保留着那个木制红衣的小兵人,我在他的议会里索要席位,我拒绝对他交税。然后我攥着一块地图便跑上了另外的路,我离开了他。」


(两段之间空得有点开,像是故意留着要加上什么,却又没有)


       「最终大雨倾盆中一切旧的、一切熟悉的都像是被冲刷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们俩都没有说话,也都握着湿透了的、根本无法开枪的滑膛枪指着对方的眉心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他一定希望我成为一个伟大的人,但他更希望我只用成为他的——」(看起来停顿了很久,墨水在最后一个字母下角微微浸开)

       「——梅林,他一定祈祷过让我不要太快地长大,不要太快地变强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但是我是阿尔弗雷德,我是美利坚,」(着重)「上帝选择我改变历史,我是取下他王冠的人。」(笔迹变得极快,因倾斜而显得有些不整齐)


(中间夹了一团墨迹,但无法看清是什么被遮住了)


       「……我记得他笑了一下,雨水冲刷过他眼中深邃的森林,他轻而易举地挑飞我手中的武器,火枪的枪口顶着我的咽喉。我因震惊而目光颤抖,却坚持用冷漠但充斥着对反抗的炽热的目光盯着他的额头,然后看着他丢掉枪在我面前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发现自己依旧一句话也无法说出。我心中充满了对新生与自由的期望与近乎疯狂的兴奋,同时却也交织着恐惧。」

       (落笔很重)「我恐惧如果我跑得不快,那些回忆就要追上我,就要让我后悔。我无言地望着他金色的发旋模糊在倾盆暴雨之中,他厚重的正规军红色制服紧贴着他颤抖的肩膀。普鲁士说,战争中唯一的感情应当是保家卫国的士气,他在战争中却犯了不可挽回的错误,动用其它的感情使他不再强大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他输了,然而我却觉得我没有赢。我不知道。」


(两页之间撕掉了一张纸)


       「亲爱的亚-」(用力划掉的笔墨痕迹)

       「英格兰,」(E字起头处有较重的墨迹,除此之外大概是全篇书写最无可挑剔的一个单词了)「从今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我不知该如何带着这份甘苦交织的回忆迈出步伐,但我知道我必须这样做,也一定会比你做得更好。终会有一天你会再次允许我称呼你"亲爱的亚瑟",而在那之前我定会一直努力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美利坚合众国,阿尔弗雷德•琼斯*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记于1783年」


(与上面的标注相同的墨迹,应当是之后补上的)


       「我觉得他现在总是和我作对!我都开始怀疑那是我的幻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又及:
          我应当给他寄信吗?」


(后一页夹了一个信封,用麻绳小心翼翼地拴着,打的却是死结,看起来用了不少力。信封看起来有点不平整,除了信纸一定还装了其它东西。这封信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了,大概也是不打算再寄出了吧。)







Notes:

*“……蓝色的那只(眼睛)”和并没有全变成金的的头发:指在建立其北美殖民地之前,后来十三个殖民地所在的地方既有欧洲殖民者(荷兰为主,还有一些法国)也有一些原住民((这其实是私设嗯

*阿尔弗名字里面的Foster他在写的时候自己隐去了

*你觉得信封里装的是什么呢?

*胡乱而愉快的摸鱼,大概是独立日后遗症:)

评论

热度(7)